南京家装吊灯价格社区

太阳和霓虹灯阅读答案!诵读经典,致敬青春

楼主:讲座图书馆 时间:2019-05-30 12:48:29


上图讲座·“海上心声”诗歌朗诵会·春

 

致敬青春:1990—2017

——上海作协首届诗歌青创班作品朗诵会

 

2017年2月26日

 

 


目  录


 

第一篇章  哲思篇

点灯

风骨      

曾经的年代   

与青海湖说的悄悄话

聚会    

火中莲花           

夏天的力量          

午夜十二点   

 

第二篇章  爱情篇

写意的你           

雨厂门口一朵牡丹        

时间的风车   

绝壁上的鹰  

今年春天的美 

 

第三篇章  时空篇

有一种声音    

盘旋而起的龙   

船过神女峰     

圆明园,为野蛮殉葬 

下菰城遗址探访   

武侠武侠         

               

 

第四篇章  诗心篇

诗人梦                

夏雨岛               

献诗       

古时梅雨             

诗人是孤独的思想者               

 

 

 

第一篇章

哲思篇

 

 


点灯


 

作者:陈东东

朗诵者:方舟

 

陈冬冬:1961年出生于上海,现居深圳和上海。主要作品有诗集《导游图》《夏之书·解禁书》,诗文本《流水》和随笔集《黑镜子》《只言片语来自写作》等。

 

把灯点到石头里去,让他们看看

海的姿态,让他们看看古代的鱼

也应该让他们看看亮光

一盏高举在山上的灯

 

灯也该点到江水里去,让他们看看

活着的鱼,让他们看看无声的海

也应该让他们看看落日

一只火鸟从树林腾起

 

点灯。当我用手去阻挡北风

当我站到了峡谷之间

我想他们会向我围拢

会来看我灯一样的语言

 


风骨



作者:喻军

朗诵者:高源

 

那样的时代气息丰盈

琴心可以把天下安抚

轻轻地推门,诗当头一道飞白

胆剑随之横空将出

 

洞庭在月下平展如镜

浩浩文风随魂魄而起伏

千古李杜,登临岳阳

一瞥惊鸿于浩渺之江涂

 

那样的时代崖谷幽深

笔墨依庞然的山势而立

夏圭的苍郁、马远的斧劈*

涌起一股沉雄之力

 

让大地放逐那几颗

皎皎的头颅,让梦代之以哭

让文脉滔滔不息

吞吐一颗颗士子的灵魂

 

浩叹的屈原、孤鸣的阮籍

俱化作一声悠悠的长吟

它穿越天地古今、生死毁誉

如万壑松风远上万世之青云

 


曾经的年代


 

作者:程庸

朗诵者:陈幼琦

 

程庸: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古陶瓷学会会员。多家电视台鉴宝专家,长期从事海外文物回流的工作,在海内外多所大学、研究机构做“丝绸之路与外销瓷传播世界”的演讲。已出版文学、文物著作十六种。

 

曾经狂欢的时代

人流总是涌向东方

红色的风

染赤了天空飘荡的丝绢

蜂拥的人流一张张重叠

向日葵的脸

 

而我总是逆向而行

带着晦暗焦虑的心脏

朝着日落的方向

慢慢脉搏

我并不在乎位卑与修名

只想把昨日的小段历史

修剪得宁静安详

也不在乎让两旁的槐树反思

只想小立于旁

贴上蝴蝶的耳朵

倾听岑寂状态下的

阳光化合

以及细如蜘蛛网线的

木液流动的声音

和飞翔

 


与青海湖说的悄悄话


 

作者:谢聪

朗诵者:陈少泽

 

谢聪:1958年生。上海作协会员。长期喜欢诗歌创作,虽没有很大的成就,但对此孜孜以求。

 

我驻足的地方,是石子铺就的岸

其实是滩

阴暗的天空

没有鸟飞过

和我以前那壮观的想象不一样

水是不是咸的

远方的雪山会不会融化

我其实一无所知

 

青海湖,我真的来了

我来看看你是不是传说中那样的无比沉静

而淡然,就如我浮躁的反面

我不会纵身跃入你的怀中

因为我有很多的心事

要向你诉说

尽管你不会在乎

那些波浪就像你向我翻动的调皮的双眼皮

 

我知道,你不会因为我的无知而动怒

因为你是圣贤,所以我大胆地开始举行

一个孩子般的的礼仪——

向你的湖面尽力投掷了一块石子

它不代表什么

你也千万不要不愉快

当它渐渐地沉入湖底

我会感觉,从此和你心连着心

 


聚会


 

作者:丁丽英

朗诵者:黄雷

 

丁丽英:1966年生于上海,1986年发表诗歌和小说。著有诗集《奢华》、《一个时期的妇女肖像》、《我所知道的某个时刻》、《假想的大海》、《晚霞》等。1998年获刘丽安诗歌整理奖。1998年至2000年编辑同仁诗刊《说说唱唱》。翻译《伊丽莎白·毕肖普诗选》(2003,河北教育出版社)。2015年出版《中国当代诗典:丁丽英诗选——聚会》(台湾秀威出版社)。另出版小说《时钟里的女人》,《孔雀羽的鱼漂》等。现居上海写作。

 

 

你铺好新面孔出门,

天空抖落细雨和微风。

坏天气比人生泡沫丰富,

一段段地拧干,悔恨。

 

朋友如假发,

定势地聚成小波纹。

他们烫得伏贴,严格,

彼此恭维,往上砌着云。

 

酒雾中交换升仙的经验,

老光棍驾驶着失衡的前程。

也感叹颜色染得不够黄,

越老越黑,硬装嫩——

 

是呵,朋友如假发,

如今真是剪一寸,短一寸。

去年就剪坏、扔掉过一个。

不要悲伤,权当练手艺吧!

 


火中莲花



被火所烧的,会因用火而痊愈

——西藏谚语

作者:旺秀才丹

朗诵者:过传忠

 

旺秀才丹:藏族,长期致力于藏汉文化信息对称、助力藏汉文化交流。藏文化传播人、出版人和诗人。现为西北民族大学教授,藏人文化网CEO。出版有个人诗集《梦幻之旅》;与才旺瑙乳合作主编诗集《藏族当代诗人诗选(汉文卷)》。诗作入选《当代先锋诗30年1979——2009,谱系与典藏》(唐晓渡,张清华主编)、《当代西藏汉语文学精选1983-2013》(台湾)、《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诗歌分册)》等多种选本。

 

在火中生活

在最热烈处安放自己的身心

 

在火中生活,从里向外

一遍遍熟悉烈焰

看她如何升起

光彩如何摇曳

红色的光芒照亮身心的边界

直到无法想像之处

把大千世界映红

 

这把火升起,从未熄灭

在火中生活

会逐渐适应炎热,接受她

滚烫的温度仿佛在悄然改变

燃烧的欲望、迷茫和焦虑

被渐渐灼成丝丝清凉

 

在火中生活

要有直视烈焰的勇气和智慧

熊熊大火威猛无比

但她并不会烧毁自己

燃烧的欲望如此美好

起舞、歌咏、尽情享受

你看到,火在火中洗浴

火苗相互追逐嬉戏

如同清水激起浪花

和另外的浪花交融相惜

 

在火中生活,烈烈火焰聚集

会烧化云层中的冰

那些滴答的雨水丝丝缕缕

绵绵不绝成为一条线

和燃烧的火苗相遇

一瞬间激起美妙的蜃景

如同巨大的莲花缓缓盛开

托起月亮和太阳的融汇

永恒的快乐和虚空

从此浑然一体

 

在火中生活

欲望的火,愤怒的火,野蛮的火

 

都会变成清凉的火

你从火中越过时空去看她们

她们如此盲目而痴迷

无边的火舌像镜面上的热气

将渐渐回收到幼苗的中心

你看她们,和她们一起

在莲花和一缕青烟中消失,解脱

 


夏天的力量


 

作者:仲嘉宪

朗诵者:高源

 

仲嘉宪:1954年生人,当过工人、教师、编辑、记者。“在我们的时代,纯粹的诗人是罕见的,但也许更为罕见的是纯粹的诗人存在,一种完整的生活方式。”(茨威格)“对普通人而言,诗歌应该是,且只能是对个人生活的精神补充,和心灵给予。人不能靠这个活。心在诗中,身在其外。”(苏浅)

 

夏天终于来了,我不是要表达期盼,

像迎接盛大节日那样。

而夏天确实像一道丰盛的大餐,

由内而外地让我感觉到每一丝风,

耀眼的白天,和更加深沉的夜晚。

 

在夏天依然那么柔韧地工作着的人们,

戴着安全帽,爬上高高的脚手架

这些人就像一棵棵树,具有树一样的生命特质,

就此我想我应该包容,像一棵树

具有落叶归根的特质。

 

就像这个夏天的所有光芒,

像所有能够收发自如的自然力量,

让多少年前同样的夏天,多少年后依然的夏天

在此刻为我呈现,

甚至于让我也变成夏天,夏天的一部分。

 

是的,如同所有飘向大地的落叶,

悄无声息,唯有欣喜的目光

与夏天的光芒对接,

我知道这是大自然收发自如的力量,

慈爱的力量,和宽恕的力量。

 


午夜十二点


 

作者:叶天蔚

朗诵者:速雪敏

 

叶天蔚:1966年出生,本科上海交通大学工学学士,硕士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商科复旦大学EMBA,分别在北京、香港、上海金融界工作,目前任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法律合规部总经理,上海银行同业公会法规专业委员会主任。数十年始终恪守行千里路,读万卷书的偏好,阅万物之美,析天地之理,写一切有情。

 

在高楼上整片整片的街灯和霓虹灯就成了湖

钢琴上滑落的声音象碎散的冰

一定有人茫茫然地醉了

酒杯倒扣着天空下的人群

走、走,你说

 

走过的日日夜夜象黑键和白键一样错列开来

每一步都埋伏着轰鸣

有时你会想弹奏一曲什么吗?

因为用其它的语言说,总是止不住地错

 

许多年前,你诞生在这个地方

许多年后,你会离开这个地方

许多年之中,你一直走在这个地方

那个小屋子里肯定很冷

有许多冬夜你紧紧拥抱着她看一颗寂寞的行星横渡太空

窗口是童话般脆薄的寂静

 

走出房门你就老了

穿着黑色的外衣你象一个幸存的幽灵

每天都预告晴天但第二天总是雨雪绵绵

所有的街道全都熟悉得让人发疯

来的人去的人漠无表情地相互穿过

那天你终于也醉了醒来却发现整个空荡荡的大厅里只剩下你一人

 

电话铃响了半天――

你握起听筒,里面响起来的,却是剧烈的刹车声

钢和铁铺天盖地涌过来淹没你的躯体

你轻轻睡下

睡下

有张陌生的脸慢慢地俯下来对你笑笑

 

你忽然听到一种熟悉的歌声在耳畔轻轻响起

你只是想回家想回家想极了

黑色的星光下城市是一座巨大的白色化石

遗忘在时光中疯狂生长

你没有惊奇只感到无边无际的疲倦

倦得象一条船,没有桨也没有帆

 

午夜十二点

你从蛛网般的梦中醒来

那时一只壁虎正游进月光

你摸了摸疲惫的下巴

你的指尖渗出了血

 

午夜十二点

醒着的人无法睡去

睡去的人再也不会醒来

 

 

 

第二篇章

爱情篇

  



写意的你


 

作者:程庸

朗诵者:黄涛

 

荡漾

我总想画一张工笔的你

以出水的曹衣

为你披上

白描翻转的手指线

但总不如你的眼神

透明简约流畅

 

提笔蘸墨

只在青叶里泼洒、渲染

却捕捉不到那飘逸的素颜

就像无法定格风

或许你原本是一幅写意画

时常飘离宣纸的中央

 


雨厂门口一朵牡丹


 

作者:陈柏森

朗诵者:陈少泽

 

陈柏森:(1956-2012),诗人,上海市崇明县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写诗为主,兼写散文,也潜心于明清家具收藏与鉴赏,著有诗集与收藏专著。自1981年在《广州文艺》发表处女作以来,已先后有700余首诗、50余万字散文散见于报纸杂志,获过奖,不少作品被编入诗选或专集。诗观:写诗如做人,贵简单,在境界。简单才动人,境界可养人;能简单便“一针见血”,有境界方“静水流深”。

 

手里一把雨伞

像一朵牡丹等待春风

最后一个扭转疑惑走了

淅淅沥沥

 

也许又忘了时间

扒在图纸堆的壕堑

咬着铅笔头

一双没有光亮的皮鞋

来回地踏响

苦苦的思索

 

门房的老花眼镜

探出来已满十次了

怕羞的心被蛰了一下

脸蛋成了石榴

熟了

 

真是一个傻乎乎的人!

不懂饥饿

少女的心

被云渐渐拭亮了

是织女星吧

 

门房的老花眼镜

再次探出来

笑咪咪的

他奔跑着来了

象一阵风

牡丹突然开放

 

细微的笑声从背后

扬起

雨停了。牡丹开在黄昏

 


时间的风车


 

作者:刘敦

朗诵者:黄雷、高源

 

刘敦:1963年1月出生。上海作家协会会员。1984年7月毕业于上海大学文学院(原复旦大学分校)。一直在高校,政府机关工作。曾参加作协诗歌青创班。大学时开始参加诗歌活动。出版有诗集《舞蹈的星星》等。

 

 

我谈论我自己像缓慢转动时间的风车

我带回了我漫长的积累

那些记忆上的

枯叶、彩贝、皱纹

 

我是自己无法预料的作品

被你一再阅读

 

你是这样一种目光:它越过干枯的

河床,让夜晚的黑暗

瞬间照亮

 

 

我让我继续在道路上

寻找。虽然

我已经不需要再寻找那些

我需要的

可以保存在火焰里的词汇

 

我已经把我放光的

收藏,那些依然没有冷却的词

放在一扇

你我可以一起开启的门内

 

我会一个人一连数十个小时

坐在那门外

忘却

我苍老的心灵和我

写下的字句

 

我寻找,依然寻找

就像失去

依然失去

 

 

石磨在磨

并且沉默

 

我面对你,面对珍爱的欢乐

手中只有等待了很久

并且枯萎的玫瑰

 

我从那些日子

望见我自己

被你改变的形状:那是新的

即将被快乐

碾碎的粮食,在等着

成为另一种幸福

 

而回忆有时又好像比闪电

还快。那时我们聚在一起

 

风是我俩无语时的插话

树结出比过去多

很多的果子

……

 

 

我们有太多的奢望

为痛苦,哭泣已经足够

 

我们匆匆忙忙

有时行走在雾的心脏

有时,整夜合不拢我的双眼

 

我们在光的城里

是春天的风筝

 

我的软弱

是你唯一给我的

细细的线

 

那时是甜蜜的

 

夜,如此狭窄

和年轻

 

 

假如我失去你,失去我目光里的你

 

不,我将永恒地失去眼睛

 

我已经把一切讲述

化作风中的云

 

云中飘荡的歌

 

被青草

和鸟雀流传

 

 

但还是有人

要我在时间缓慢的风车前辨认

 

我知道我们被遗忘的时候

会非常清醒

 

我被记忆的时候却是模糊的

 

我害怕

我所有没有诗意的真话

和一次次清理

 

我不知道打断的是我过去

黑夜里哪一次长长的接吻

 

我望着。你睡着

我们在一起

却要点灯

却要让每次书写的名字

都在梦中拥抱

 


绝壁上的鹰


 

作者:史一帆

朗诵者:陈幼琦

 

史一帆:原名史悠真,东海舰队政治部创作室创作员。1964年3月生于浙江象山,1980年11月入伍,先后毕业于海军电子工程学院、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诗集《生命的悬崖只有鹰能描述》获解放军全军文艺一等奖,2007年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毛泽东诗词研究文集《激扬文字》。2009年获中国十大军旅诗人奖,作品散见于《诗刊》《上海文学》《花城》《解放军文艺》等。系90年上海作协青创班成员。现为《原则诗选》编委。

 

走过高山栈道,不见鹰的踪迹。    

在没有鹰的时代,让我充当一次鹰。        

向倒挂的松树敬个礼!为灾难中挺立的     

兄弟流下珍贵的泪。相对高山流水,    

遥想我出走的朋友;俯瞰人间烟火:

向我早逝的爱人报声平安!

在没有鹰的时代,我就是鹰

走过断壁的崖 ,珍藏绝世的记忆。

为写下这几行诗,再次流下我的泪。

 


今年春天的美


 

作者:韩国强

朗诵者:王伟

 

韩国强: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曾任复旦诗社社长,上海市大学生诗人联合会会长。入选各类诗选文选数十种,出版有诗集《刹那静止》、文集《骑字飞行》等,系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

 

天空湛蓝,动得很慢

整个春天动得很慢

这样的美不是每一个

生活在幸福岁月里的人都能懂得

这样的美是你踮着脚尖

绕过我的后背

翻阅我写给你的诗篇

或者微笑,或者

默默留下不经意的泪水

 

我不是一个把话说得

可以让听者动容的人

这些年来,我只是守着黑夜

看星辰在高旷的窗外缠斗

在我的心灵投下阴影

白天,我在人群中又冷又累

每当夜色降临

我趴在满桌的白纸上

词不达意,欲说还休

 

今年的春天别样清晰

我心柔似水,穿过植物和香味

它们一直被你悄悄爱着

像看不见的手饰,戴在身上

亲爱的,我在春天里

见到了树枝难以隐蔽的喜悦

我在春天里

见到了鸟儿们正升入天堂

我真的感谢它们,把我想说的话

念给你听,而你目光专注

听得竟是那样入神

 

 

第三篇章

时空篇

 

 


有一种声音



作者:仲嘉宪

朗诵者:方舟

 

有一种声音总是在我耳畔响起,

那是一种鼓风机持久的转动声,来自锅炉房,

或者来自一条河,有一支船队突突地行进,

或者来自一家堡垒似的木匠铺子,

在那里有一群默默劳动的汉子……

 

我此刻就在聆听,我对于这种声音的分辨

可以出神,因为它带着悠长的记忆,

它是从我出生地扯出来的一根线,

牵扯着我能够看见的所有东西,

和看不见的空气。

 

它是一种比新闻还要新的声音,

因为它没有变动过频率和波长,

许多地块都已经拆迁而它没有,

许多奢侈品已经变脸而它没有,

不著一字而它尽得风流。

 

是的就在此刻,在我的耳畔,

这种嗡嗡的声音沉闷而踏实,

也许它仅仅是从墙壁里发出来的,

是由所有的碎片混成的,

我想这会是我将来的唯一记忆。

 


盘旋而起的龙


 

作者:陈柏森

朗诵者:孙渝烽

 

梦了卧了八十余年

脚踩东、西两岸

你终于盘旋而起,腾空而上

飞越了浦江沉缓的历史

外白渡桥已掩面无光

 

今天,我有幸攀上你那脊梁

迎着八面来风,笑对四方云浪

与建设者一起目送脚下显窄的流水

评点城市曲折的小巷

我的灵魂也像他们一样在飞翔

 

呵!从神话的线装书里挣脱而出

背负着一千三百万双鳞片的目光

你终于盘旋而起,腾空而上

成为东方最佳的景点

一条跨世纪的希望

 

海关钟楼的时针和分针

正裁出上海八点钟的太阳

 


船过神女峰


 

作者:余志成

朗诵者:梁波罗

 

余志成: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上海《现代领导》杂志社策划部主任、美中文化协会副会长。曾担任《建筑世界》、《环球市场》杂志主编。荣获过《诗刊》首届新诗大赛优秀作品奖等。组诗“散步森林”入选多部诗选集并由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录制成光盘。个人主要著作有诗集《黄昏肖像》、《散步森林》,报告文学集《领导者星路》等。

 

孤独的青山留你

无语的季风伴你

你身在高高崖顶

面江而坐的神态

倾倒许许多多善男信女

 

一千年的传说

夹进书里成为历史

一万年的同情

坠落江底花开花落去

你为谁恪守戒律

 

 时间如一粒粒祈盼的红果

也许这就是你收获的唯一

那永远的缄默已分明告诉我

你渴望的

是美丽而痛苦的距离

得到的

却是满江太多太多的涟漪

 


圆明园,为野蛮殉葬


 

作者:梁志伟

朗诵者:赵静

 

梁志伟:诗人、收藏家,祖籍广东中山,生于上海。上海作协会员,上海音协会员。上海作协首届青创班成员,上海城市诗人社创始人之一。出版诗词专集《幻想的岁月》、《觉醒》、《爱得凄迷》、《烈焰之魂》。诗歌入选众多选本或译成英文出版。1990年代中期离开诗坛,出版《收藏门》、《陶瓷门》、《奇石门》、《雅玩门》等十五本收藏鉴定专著。2016年回归诗坛写“诗游记”。

 

百年前,一队清兵把

一个来谈判的洋鬼子

血淋淋地  凌迟了

 

一群高鼻子蓝眼睛的

强盗,血红了眼发了疯

把一座号称天下第一奢华的皇宫圆明园

烧毁了。夜空哭红了半边天……

 

解密的档案是真是假

已无意义

战争,既有文明人的战争

又有野蛮人的战争之分

仇恨到极致已分不清,只知道

杀戮杀戮……

 

圆明园既为文明而生

又为野蛮殉葬

这是一个民族的百年之殇

残垣断壁,修复是耻辱

不修复是隐痛

哭哇哭哇,难道哭得走一场

百年噩梦?

 


下菰城遗址探访


 

作者:谢聪

朗诵者:陆刚

 

一条小路把很多村庄连在了一起

迎新娘的车队在古树下休息着

我穿越了鞭炮吐出的的烟幕

冥冥中似乎回到了几千年以前

 

是的,这里除了一堆野草占领了一个小丘

看不到下菰城昔日的明亮月光

阴沉沉的天,乌云笼罩着我孤独的身影

难道荣耀和辉煌仅仅在河水里流淌

 

可是,我仍然喜欢追根寻源

这鱼米之乡的前世因缘

尽管春秋战国的火焰曾把这里

烧成一片火海

 

我已经不可能听到马蹄声响了

所有的故事只有在书里能够闪现

包括吴亡越兴,没人会去认真地考证

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远方的山峦,你能告诉我吗

桑树是不是在这里生长

黄酒是不是在这里酿造

蚕宝宝是不是在这里第一次被农妇抱回了家……

 

答案已经并不重要

因为我看见那些

迎接新娘的车队已经出发

那车厢里一定灌满了下菰

 


武侠武侠


 

作者:火俊

朗诵者:黄涛

 

火俊: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协第三届(90年)青创会成员;出版有诗集《尘中花上》,诗歌发表于《上海文学》《萌芽》《诗歌报》《中国诗人》等多种诗歌报刊上;有多部报告文学出版,并多次获得省部级一等奖项;著述发表近五百万字。长期从事报社的编辑、记者工作,曾担任某核心期刊杂志社执行总编;也担任过央企的品牌总监、子公司总经理;现致力于文化产权交易及资产证券化方面工作。

 

书中的水润泽了时间的喉咙

字号划破枯坐 

一种状态

在此为昼

在彼为夜

 

我的手指  这些尖利的瓷片

它们此时轻轻咬啮我的苍凉

枯旧的群鸟飞来

衔走破败的道德

许多武士泛出古代的森严

 

我的眼光遥远了视野

那里存放着陈旧的角逐

一些勇士睡去时抱住了真理

另一些智者醒来

疲惫已爬满了他们的前额

我的马蹄轻轻践踏

此时我亦形同枯木

我的双爪已陷入他们的等待

 

他们的皮囊缝着遗弃的伤口

相架的刀剑收割着尘土

他们轻挥肋骨  削开了我的干瘪

我  艰难地跑动

祭礼般的意念罩住了身外的阳光

他们策马  在我的前方和后背尽情抛洒

酒、杀机

他们嚎叫  魔幻般纠缠者我的矜持

枯槁的日子嚼碎了我的乞怜

 

我  卸下面具

目击了狱卒的温存、冷酷

我和羊群一同穿梭于尴尬的梦境

他们布道

隐喻和伤害湮埋了死者的葬礼和朝圣者的视线

落下的粉尘常常令我顿悟

他们使我觉得他们

无处不在

 



 

作者:韩国强

朗诵者:速雪敏

 

远在远方的远

我的手无力地指着你在的那个远方

“脚也走不到啊眼也望不到”

几朵闲云飘散眼前

平原宽广地在秋风中招展

绚烂的黄昏

把我的细语倒映在远方的天空下

 

残酷的远

美丽的远

忧伤而又甜蜜的远

我的手无力地指着你在的那个远方

“脚也走不到啊眼也望不到”

一道彩虹伫立眼前

 

这么悠久的远

疲惫的远

让我又恨又远

我的手低垂下来

我眼望心口

无数归鸿从远方归来

无数归鸿收拢翅膀

缓缓地,降落在我眼前

 

 

第四篇章

诗心篇

 

 


诗人梦


 

作者:赵国平

朗诵者:孙渝烽

 

赵国平

一九五五年生于上海,一九八零年发表处女作。组诗《一座城市和它的影子》获上海建设者诗歌征文二等奖。“因为困惑,我才写诗;因为写诗,我才痛苦。在困惑和痛苦的夹缝中,我苦苦寻找失落了多年的那把钥匙”

 

都市  有一个村庄

我们是村庄里无名的庄稼汉

在那块神奇的绿田里

夜夜播下心中的祈望

祈望有一天

绿田长出沉甸甸的果实

果实与果实谈笑风生

其中有一颗长得最棒

足足有“诺贝尔”一般份量

我们常常称兄道弟

把“诺贝尔”的酒杯

一次斟得满满

“诺贝尔”灌得酩酊大醉

嘴里咿咿呀呀朗诵自己写的新诗

那个时刻想起来

至今仍感到风光

 

谁知光阴如梭

天地瞬间变了模样

许多兄弟先后走出村庄有的开了百货店

(成了响当当的万元户)

有的东渡扶桑

(一个月收入超过一部长篇小说)

有的步入政坛

(上下班坐红色的尼桑)

那个被人称为“诺贝尔”的

也干起了经纪人的行当

 

只有傻乎乎的我们几个

仍在做着“诗人”的美梦

日日夜夜

笔耕叮当

 


夏雨岛


 

作者:师涛

朗诵者:陆刚

 

师涛:1968年7月出生于宁夏盐池县,祖籍陕北清涧县。1986年考入上海华东师大经济系,1987年转入政教系。曾任夏雨诗社社长、《夏雨岛》主编。曾在西安、太原、长沙等地多家报纸做记者编辑。出版过诗集《天堂的边疆》(山西人民出版社)等。著有《中国玫瑰》、《钻石花园》、《轻语者》、《彩虹之国》等十余部诗集。现定居宁夏银川。

 

一万年太久,我只想

在一行诗句里虚度一生

 

一生,有爱不完的美人

拉着我的左臂,相拥在寂静之声

 

怀旧,那是深秋以后的故事

在陌生人的土地上,我们永远年轻

 

不是此刻,就是劫波后的黎明

一座孤岛永远在寻找自己的回音

 

难道灵魂必然由枷锁来诠释

一只自由的猫,此刻在树下嘲笑诗人

 

诗人来了,诗人走了。来来往往总是能

带来大大小小的风暴,或是无足轻重的叹息

 

一万年太久,我只想

在这座孤岛上虚度一生

 


献诗


 

作者:施茂盛

朗诵者:过传忠

 

施茂盛:1968年生,毕业于复旦大学。上世纪80年代开始发表诗歌作品。曾获1988—1989年度《上海文学》诗歌奖、2012年《诗探索》中国年度诗人奖,第四届“红枫诗歌奖•复旦诗歌特别贡献奖”。著有诗集《在包围、缅怀和恍然隔世中》(2005年复旦大学出版社)、《婆娑记》(2013年上海文艺出版社)、《一切得以重写》(2014年上海文艺出版社)。长居崇明岛。

 

我用生活中普遍的忧伤爱你的幸福,

用你那还未取好的名字轻唤你。

从你口中获知我的去向但又不急于召回,

写一首诀别的诗等在你的路口。

 

好多柳丝在枝干喷薄,

仿佛每一阵熏风爱上的线条。

我用涟漪的湖面描绘它,

赞美它勾勒出吹拂。

 

有时看见你光影里少量的舞步,

在为遗漏时间之外的自己作着准备。

就像有人积攒着死亡,

在身上喂养悱恻的意志。

 

我用多余的问候迎接你把自己安放好。

用一首诀别的诗宽慰你沾染的心疾。

如果你需要被赋予新的形骸,

我在柳丝垂向湖面的地方刻下你的声音。

 


古时梅雨


 

作者:喻军

朗诵者:赵静

 

喻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盟上海书画院理事、上海收藏协会会员。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诗刊》星星》《作品》《上海文学》《萌芽》《诗歌报月刊》《绿风》《扬子江诗刊》《雨花》《上海诗人》《黄河诗报》等多种报刊发表作品。出版诗集《灵魂的居所》《梦寥廓》《重返澄明之境》、散文集《喻军散文选》及书画集。作品曾获十余次诗歌及散文奖。

 

雨打芭蕉的夜晚也雨打窗户

四檐翘角的心事愣是奔向了天外

我等那可人儿来剪烛

我还等烟尘滚滚千里来传书

不想这一等就是八百年

 

你说那春天再不能现前

你说那女子在古词里幽咽

月亮太近,洛阳太远

谁又在明镜前起舞

像一枝花朵摇曳在浔阳江边

 

同渡古今的梦寐

原本就是一场梦。

浩渺烟波的离愁

濡湿了多少卷诗书

怅然这么坐着渐至雨收

难道还能等来你悠悠的问候

 

啊谁与归,谁与归

正是樱桃红了、梅子熟了的时节

月亮不在高空冷战

马匹早已放归田园

我口衔一滴泪,心有万重山

 


诗人是孤独的思想者


 

作者:梁志伟

朗诵者:陆澄

 

梁志伟:诗人、收藏家,祖籍广东中山,生于上海。上海作协会员,上海音协会员。上海作协首届青创班成员,上海城市诗人社创始人之一。出版诗词专集《幻想的岁月》、《觉醒》、《爱得凄迷》、《烈焰之魂》。诗歌入选众多选本或译成英文出版。1990年代中期离开诗坛,出版《收藏门》、《陶瓷门》、《奇石门》、《雅玩门》等十五本收藏鉴定专著。2016年回归诗坛写“诗游记”。

 

文学是孤独的

诗是孤独王子

 

热闹的是文学活动

是文学化妆品

是文学装饰品

是文学工艺品

而不是文学艺术品

 

从来诗都以内心独白的方式 

朗诵给世界听的

就是对诗歌

也是以内心独白的方式

加入的和音

 

孤独致死才有可能

成为诗歌大师

哪些叫嚷着要“派斯”

北岛们的天真可爱的诗人

谁大师起来了

 

只开花不结果的诗很多

因为不接地气

是盆栽的花

缺少无数默默的

根须的滋养

更缺乏强劲的

深入天空的枝丫

唯有意象触角伸展

才能看清四季变化

 

诗是孤独王子

孤独王子亮相

不是人人都爱看的美丽花儿

而是长满沧桑的枝干

每年都绿叶茂盛

每年都小心呵护鲜花

每年都充满生机……

占领着这一片片诗意的天涯

 

文学是孤独的

诗是孤独王子

冬天百花枯萎

只见满天雪花飘洒在

苍劲的枝丫上

 

唯有他在雪地里

披着雪花,傲然挺立

看着雪山

孤独地思想着…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